高原信使王顺友:马班邮路精神要一直传承下去

利来V66

2018-10-10

  行走在马班邮路上的王顺友。

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木里县分公司供图  王顺友负责的是从木里县城到白碉乡、三桷桠乡、倮波乡、卡拉乡的邮路。 翻越十几座海拔从1000米到5000米不等的高山,从气温零下十几度的察尔瓦山到四十多度的雅砻江河谷,从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到随处可见的险峻沟壑,从一身雪到一身汗……这样的行程,他每个月要往返两次,每次14到15天,一年的路程相当于走两万五千里长征。   由于山上夏季多雨,冬季干燥易引起火灾,王顺友很少生火,饿了就啃几口糌粑面和腊肉,渴了就灌几口山泉水,几乎吃不上热乎的饭菜。 山洞里、草丛中、大树下皆是他的栖息之所,暴雨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和豺狼、野猪等猛兽是他行程中的亲密伙伴……  一条路,一匹马,一首歌,一壶酒,一个人……路,似乎是永远没有尽头的;危险,往往是相伴相随的;人,一直是孤胆英勇的。

  有一次,王顺友在倮波乡送邮件的返程中途径雅砻江,当时他前面有一队马帮正在过铁索桥。 王顺友本想赶上他们,但还没等他走上去,桥突然毫无预警地断裂,上面的人和马全都掉了下去,9匹马淹死了6匹,人也不幸遇难。   那次我真的太怕了,如果再走快一点点就跟着掉下去了,但是说着怕的王顺友,却在众人惊魂未定的时候托老乡找了条渡河的船,到县里取完邮件继续奔走了。   还有一回也是在雅砻江边,他在滑着溜索通向江对岸的时候,身上的绳子突然断裂,从两米多高的空中狠狠摔下。

万幸的是人落在了沙滩上,但是邮包却掉到了江里。 看到邮包顺着江水漂去,根本不识水性的他纵身跃进齐腰深的江中,拼命地打捞邮包。

当把邮包拖上岸时,他已累得瘫倒在沙滩上久久无法动弹。   有人说他傻,为了邮包连命都不要了,而他却说,都说家书抵万金,我这里面装的是政府和父老乡亲的事情,比我的命都要重要。

  然而,对于王顺友来说,这些危险还不是最苦的,邮路上的最难熬的,是内心的孤独。

  一个人的高山邮路上,有时候一两天见不到一个人影,实在难受了,也只能和马说说话,或者自己唱唱山歌。 到了晚上,大山里静得可怕,蜷缩在简陋帐篷里的他只能呆呆地望着满天的繁星,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狼嚎,思念起家中的亲人。

  提到自己的妻子儿女,王顺友很是愧疚。 一直在邮路上走,跟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啊,回到家里孩子们都觉得我是个客人。 王顺友说,每次回到家里待一两天又要走了,年年走啊走,走了还走。

  而在他行走的几十年中,最离不开的有两样东西,一个是马,另一个则是酒。   王顺友用伙伴、助手、战友这几个词来形容自己的马。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马,在邮路上陪着我的也只有马,几十年来他跟马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。

跟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,它知道我,我也知道它,虽然它不会说话,但是通人性啊。